Six Healing Sounds & Movement

By Chia-Chi (Alicia) Hu, Ph.D., Psychologist in the states of WA and ID I learned the Six Healing Sounds with (qi-gong) movement from my teachers, Charlotte Sun, RN(ret.), PhD., and Da-Jin Sun at the Genesee Valley Daoist Hermitage in Genesee, Idaho.  The healing-sound practice is not a medical treatment.  Rather, it’s a practice to nurture our body and mind through …

用溫柔陪伴自已的內在

李蔚老師示範如何用澄心陪伴自己的緊張 非暴力溝通強調四個步驟,當父母想要跟孩子說話時:(一)客觀觀察孩子的行為,(二)父母注意自己內在的感受,(三)父母注意自己內在的需求,然後,(四)向孩子提出新的請求。 在我們實踐非暴力溝通的過程中,常常發現,其實我們自已很難做到對自己不要進行暴力溝通。所以,前面三個步驟很關鍵,但卻很難做到。 父母自己真正的需求是什麼啊?現在明明就是緊張得要命,或者是生氣到快炸掉了,如果這時候父母不知道要怎麼跟自己內在的情緒相處,這四個步驟聽起來很棒,但我們是做不到的。 我們常常跟自己的內在對話是暴力的,是批判的,是充滿指責的,是讓我們自己羞愧的。而身為父母,即便我們好努力要對孩子進行非暴力溝通,但是,當我們自已的內在不平靜時,孩子們超級聰明,直接看臉色,看身體語言,聽講話的口氣與速度,就知道父母真正想傳達的跟表面上講出來的是不一樣的。 所以,李蔚在這段分享中特別誠實的說,在我們還沒有好好跟內在接觸時,頭腦想說的話,其實都不是真心話。 我特別喜歡李蔚在這次公益微課的開頭,示範自己怎麼接觸內在的緊張。然後最後分享到,他的兒子(其實已經是自己一個人獨立去澳洲生活的大男孩了,雖然嘴巴上會笑這樣說話的媽媽 “幼稚”,但其實又偷偷把媽媽的秘訣給學去,在大男孩一個人生活時,也這樣陪伴內在的自己)。 這樣溫柔的陪伴自己,並不是華人教養中的習慣。曾經,為了要求生存,老師在課堂上對孩子嚴厲的責備,父母在家庭中對孩子深切的期許。而現在,即便我們自己變成了父母,讀了很多現代心理學教養的書,但是,從來沒有接受過這樣日日夜夜溫柔陪伴的我們,如何給出自己內在缺乏的東西? 身為一個在美國自己開業的心理師,我持續看到在北美辛苦奮鬥的父母們,反而是很少有資源去陪伴自己的。而我們這些所謂有美國專業證照的心理師,其實也深陷於自己忙碌的臨床工作中,很難有人這麼大方的說,好,我用最大眾的價格,親身陪你 21 天~(嗯,以美國心理師價格來說,那就是美金 $130-$200 X 21小時 這樣的價格才能請得到一個心理師陪陪你吧!) 我很感謝有著在中國與台灣雙重生活經歷的李蔚,願意嘗試把自己過去這些年來持續練習的成果,透過 Zoom 線上會議的形式,分享給在北美不同地區的華人父母。 李蔚其實是個特別用功的學生,他過去這麼多年來接受的心理訊練,其實不只是非暴力溝通與澄心,他還跟隨過很多從後現代理論出發的老師們。同時,李蔚是個很接地氣的媽媽,對他來說,學習是一個全身與全心出發的歷程。 我回台灣高雄提供創傷知情的兩天工作坊時,一百個學生上完課之後,就只有一個李蔚特別寫訊息來跟我分享說,嘉琪老師,我聽到你說過多的壓力會讓我們自律神經失調,我特別找到可以檢測自律神經的診所去研究我自己的自律神經有沒有失調。 是的,李蔚就是這樣一個學習了之後,會馬上去實踐的學生。而這樣的學生,也是最好的老師,因為他想給出去的,不是理論,不是空泛的步驟,而是完全從心出發示範出來的生活。 歡迎你參考這次李蔚老師想給大家的 21 天陪伴。附註:目前因為有點難知道有興趣想參加的人是在哪個地方,所以時間上有點難選擇。如果你有興趣,但暫定的時間不適合,還是請您寫信聯絡我們好嗎? 建立内在关係21天:非暴力沟通与focusing相遇的美丽

建立内在关係21天:非暴力沟通与Focusing相遇的美丽

你也曾经被别人或自己的言语伤害吗? 很多时候,我们想告诉自己的孩子与爱人我们有多爱他们, 但是,我们说出来的,却是伤人的话语~ 這時候,我們才知道,原來,愛的語言是需要學習的! 缘起: 马歇尔.卢森堡博士早年深受言语和肢体暴力之苦,使他不禁开始思索:「究竟是什麽,使人们难以体会到心中的爱,以致互相伤害?又是什麽,让有些人即使在充满敌意的环境中,也能心存爱意?」最后,他发现了一种爱的语言,依此来谈话和倾听,能使人们心意相通、和谐共处,这就是「非暴力沟通」。 在2018年2月清迈, 第一届亚洲非暴力沟通家庭营中, 我(李蔚)是国际非暴力沟通培训师Doug Dolstad(道格) 的助教。我们每天的上午9点晨圈时光,我用10分钟带大家体验澄心(Focusing) ,扫描身体。这样连续五天的练习后,家庭营结束参加者们回到温暖的家,不久以后一位住在北京的妈妈跟我分享了她跟女儿的故事: 晚上陪娃睡觉,Apple翻身说“妈妈,我有点睡不着”。我说“那我们放鬆一下”。原本我想着是给她做个按摩推拿抚触啥的,结果小孩马上平躺,说:“来,我们来感受一下自己的身体”。那语调,和李蔚好像好像的。于是,我俩感受了一会儿,我感受到嗓子有点堵,她感受到肚子,说看到她吃的好多麵条(她今晚吃多啦)。然后,她翻身找了个舒服姿势,也不用我了,自己拽拽被子,睡着了。 因为这个故事启发了我,于是在3月我为家庭营的父母们, 以及中国无锡的学员们,在线上开了两梯次21 天的澄心课程。实际陪伴学员们练习如何与自己的内在建立关係。 澄心是什麽? 澄心(Focusing)是单纯的事情:是开放地、不批判地专注某种东西,虽是亲身经历,却未能言喻。 澄心(Focusing)是一个对你的身体倾听的历程,用一种温和、接纳的方式,以及聆听你内在自我正在传达给你的讯息。它是一个尊崇你内在拥有智慧的历程,变得更能觉察身体对你传达隐微不清的某种东西。 倾听身体带来洞见觉察、实质释放以及正向的生命改变。你会更瞭解自己,你感到更好,以及你行动的方式更像是去创造你想要的生活。 非暴力沟通有效的第一步就是自我连结,建立内在关係。澄心对儿童自律,自我照顾是有帮助的,这样的经验会帮助孩子累积更多的内在资源。父母照顾也相对轻鬆许多。 做自己生命的主人,是我(李蔚) 从小的渴望,一直不放弃追寻「我是谁」,直到2011年开始学叙事治疗,我成为分享爱,为自己幸福的需要创造友善环境的人,追求心灵极度自由与幸福的终生学习者。 学习Focusing(澄心),我深深体会到经验学习的过程中,在社会建构理论这把大伞下,我不断的把已经知道的放一边,去感受挡住去路的什麽? 是什麽内在的阻碍让我在上了五十天的非暴力沟通课程后,在陪伴人时还不那麽顺畅与自然。 我在带领网路课程21天Focusing(澄心)课程的时候找到答桉了,并对非暴力沟通的学习有了新的理解。我把这个经验跟我的脉动瑜珈老师分享,他用身体体会到我所说的非暴力沟通身心合一的状态,他感受到内在强大的喜悦,告诉我这是对的路径,可以帮助自己更可以帮助别人。 我好像看见自己一路上在溷沌裡保持愉悦,努力寻找经验中尚未清明的部分。就像一个寻宝人,总是在找到长久封存的藏宝箱时,留下最为兴奋、快乐的时光。在澄心裡,我找到了非暴力沟通自我满足需要的一种简单,实用,强而有力的方法。 希望有机会,可以分享给喜欢的朋友们! 就让我们从这个21天的澄心练习开始,一起进入非暴力沟通学习及实践的旅程吧! 澄心适合人群:0-99岁,所有人群 课程内容 进行方式:暖身活动、教材研读、方法演练、经验统整 内容主题: (1)与内在建立安全与信任的关係 (2)转化句型学习活在当下  (3)描述与共鸣调整  (4)深入连结:聆听与提问  (5)实作练习 每堂课架构: (1) 自我照顾、暖身 (2) 课程重点练习 (3) 一对一示范、小组练习 带领人:李蔚Ivy 分享爱,为自己幸福的需要创造友善环境的人 追求心灵极度自由与幸福的学习者 第三届亚洲非暴力沟通家庭营儿童组活动召集人。 李蔚在国际同理心教练认证中, 深深的体会到运用同理心陪伴孩子,让父母在教养孩子的过程中越来越省力,为落实「非暴力沟通属于每一个人」的理念,致力于推广非暴力沟通之哲学,并在华人社群中推广非暴力沟通家庭村村民之培育。 专长:叙事治疗实践 、合作对话、NVC同理心教练、澄心      善用攀树、各种牌卡陪伴家庭或青少年认识自己,理解自己,      找到内在资源,成为自己生命的主人。 学历:高苑科技大学企经所硕士       合作对话取向认证课程学员(台湾第二届)       中国二级心理谘询师       完成情绪取向治疗(EFT)进阶课程       完成创伤治疗高阶课程       荷兰『岩与水』课程       修习脉动瑜珈 现职: 国际非暴力沟通候选人培训师       体验教育引导员  (自由工作者) …

Stop creating the Brave New World and the Underground World – Reflection after reading “WTF”

In the past 30 years, I witnessed how tech-people are optimistic about using technology to change the world to a better place; however, I always see how tech-people underestimate the problems of the under-development of humanity in the current globalized world. Social change has to come from the collectivistic humanity (the general level of the …

Working with traumatized couple – the integration of SP, EFT, and Gottman researches

Dr. John Gottman’s lab uses the term “flooding” to describe how strong emotions disrupt most communication between the couple in conflict. “Flooding” is not a daily emotional wave; it’s the HUGE wave that knocked us away from rationality. https://www.gottman.com/blog/making-sure-emotional-flooding-doesnt-capsize-your-relationship/   In Sensorimotor Psychotherapy, “flooding” is described as being “outside of the Window of Tolerance.” When …

When different parts don’t coordinate with each other

When trauma overwhelmed our body/mind system, it is natural for us to wrap up what we can't deal with into one part - the dissociated part of trauma-related experiences. Researches in trauma narratives have theories about how trauma narratives are encoded differently in our brain. Comparing to the daily life memory (I get up at …

The hurricane is not a puppet master, but it’s destructive

When you feel that your sense of reality has been denied or distorted by a "specific person", are you being "gaslighted"? In other words, did this "specific person" deliberately carry out "strategies" to "drive you crazy"? Is this person really a "puppet master", an analogy some people used to refer "gaslighter" or "emotional manipulator"? From …